<span id="djtl1"><nobr id="djtl1"></nobr></span>

    <address id="djtl1"></address>
    <em id="djtl1"><address id="djtl1"></address></em>
    <address id="djtl1"><nobr id="djtl1"><progress id="djtl1"></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tl1"></address>

      <address id="djtl1"><address id="djtl1"></address></address>
      學術服務內容

      在線編輯 學術顧問

      咨詢率高的期刊

      文學論文

      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優勢、隱患及對策

      時間:2022年07月14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 要:近年來,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對社會的影響已經滲透到各行各業,新聞領域也不例外。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應用主要包括機器人寫作、算法推薦、人工合成 AI 主播等。人工智能打破了人與機器的邊界,在保證新聞真實性、提高新聞生產效率、凈化新聞環境、保

        摘 要:近年來,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對社會的影響已經滲透到各行各業,新聞領域也不例外。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應用主要包括機器人寫作、算法推薦、人工合成 AI 主播等。人工智能打破了人與機器的邊界,在保證新聞真實性、提高新聞生產效率、凈化新聞環境、保護用戶信息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傳播優勢。但人工智能也給新聞領域帶來了一定的隱患,如算法推薦降低了人類對社會公共事務的關注度、機器人寫作加重了新聞從業者的就業壓力、人臉識別技術具有侵犯用戶隱私權和肖像權的風險、機器人記者在信息采集和對話中缺乏人文關懷、算法偏見拉大了人們之間的知識鴻溝、“快餐式”信息影響了人們獨立思考和自主選擇的能力、人工智能可能會引發人類對生命本質的質疑和恐懼等。面對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優勢與隱患,如何趨利避害,達到“人機協同”的理想境界?文章嘗試從新聞從業者、媒介技術和法律監管三個層面來探尋解決人工智能給新聞領域帶來隱患的對策。

        關鍵詞:人工智能;新聞;優勢、隱患;人臉識別技術;媒介技術

      人工智能

        導語

        “ 人 工 智 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簡 稱 AI。“人工智能”的概念是由英國科學家阿蘭·圖靈(AlanTuring)1950 年在其發表的論文《計算機器和智能》中率先提出的,認為“機器能思考”。1956 年,美國教授約翰·麥卡錫(John McCarthy)將“人工智能”引入學術領域,以解決如何利用計算機來實現人類智能的問題。在學界,關于人工智能內涵的研究較多,但并無統一定論,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帕特里克·亨利·溫斯頓的觀點,他認為人工智能是指“那些使知覺、推理和行為成為可能的計算的研究”。其后,斯圖爾特·羅素和彼得·諾維格兩位學者把不同學科領域的學者們對人工智能的定義進行了系統性地歸納和總結,認為人工智能是指“像人一樣思考的系統、像人一樣行動的系統、理性地思考的系統和理智地行動的系統”。[1]21 世紀迎來了人工智能發展的關鍵期,根據麥卡錫預計,“到 2025 年全球人工智能應有市場總值將會達到 1270億美元。”[2]“人工智能”運用于新聞領域可產生大量的人工智能新聞。

        人工智能新聞是人工智能技術在新聞領域的發展結果,如今它逐漸擴展并且參與到實際的新聞寫作和發布過程中。人工智能技術不僅能提高新聞記者對數據的挖掘和利用,彌補傳統新聞寫作的不足,而且能夠提高新聞生產分發效率,極大地滿足用戶對新聞信息獲取及時、迅速的需求。在我國,人工智能技術在新聞領域的應用包括機器人寫作、算法推薦、人工合成 AI 主播等。機器人寫作最早由騰訊推出。2015 年 9 月,騰訊推出了自動寫稿機器人 Dream writer。同年 11 月,新華社推出了新聞機器人“快筆小新”,主要用來報道體育和財經新聞。[3] 機器人寫作有以下兩大優勢:

        一是時效性強,能夠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進行報道。二是能夠根據用戶喜好和興趣生產和推薦信息。如“微軟小冰”與《錢江晚報》等一些媒體的合作,基于大數據的分析,“微軟小冰”可以“了解到用戶關注的話題,了解用戶的喜好,并據此產出與推薦信息。”[4] 算法推薦最早應用于今日頭條。“今日頭條自 2012 年 8 月上線以來,基于大數據技術,定制出了一套個性化推薦的模式,顛覆了傳統媒體中的生產和傳播流程。”[5] 它通過算法推薦來掌握用戶的喜好和興趣,從而進行精準的投放,生成用戶的個人主頁。在信息泛濫的時代,算法推薦能夠緩解用戶信息過載的壓力,使得用戶可以輕松獲得自己感興趣的信息,但同時也容易導致“信息繭房”,使個人沉迷于個性化的“信息繭房”中,缺少對其他議題的關注度。

        人工合成 AI 主播最早由新華社推出。2018 年 11 月 7 日,在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新華社與搜狗合作,共同發布全球首個全仿真智能“AI 主播”,它是基于大數據所生成的,將真人的聲音、面部表情、肢體語言提取再重組。它可以流利地、毫無錯誤地播報新聞,可以說多國語言、多地方言,甚至可以不間斷地進行工作,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但因其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和人文關懷意識,與真人主播相比還是存在很大差距。人工智能的不斷發展和進步標志著媒體已逐漸進入到智能化時代,新聞生產更加機器化、智能化,新聞分發更加個性化、精準化。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優勢顯而易見,但與此同時,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隱患也令人擔憂甚至恐慌。如何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優勢的同時避免隱患甚至災難的發生,亟待研討和解決。

        1. 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優勢

        1.1“人機協同” 打破了人與機器的邊界

        2010 年 9 月,美國《哥倫比亞新聞學評論》雜志封面是一只站在輪子上,拼命踩著輪子向前奔跑的倉鼠。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傳播學專家迪恩·斯達克曼(Dean Starkman) 在該期刊封面文章中指出:“新聞記者就像這只倉鼠,爭取生產更多的新聞稿件進行傳播,在超負荷的壓力之下,新聞記者不斷透支的靈感和精力,最終會使得新聞稿件失去原有的價值。”[6] 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出現,將大大減輕新聞工作者的壓力,使這一局面得到好轉。隨著人工智能的興起,“未來人與機器的邊界將會被打破,‘人機協同’將成為新的新聞生產方式。”[7] 當前人工智能已經成為新聞傳播者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記者編輯們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將簡單重復的工作或技術性較高的工作交由機器人處理,而把那些復雜的、需要思考的工作交由專業新聞工作者來完成,會大大提高新聞工作的效率。尤其在一些重大災難性事故的現場,人工智能可以幫助記者解決原本無法解決的問題,如通過 AI 技術深入到現場,進行采訪拍攝,獲取災難性事故現場的實況,再由專業記者進行整合報道,進而將“人機協同”的作用發揮到最大化。

        1.2 “機器人記者”提高了新聞生產的效率機器人新聞是由數據分析后自動生成,具有更快、更及時、更全面等特點。比如美聯社早在 2013 年,就使用了“自動洞見”公司的算法自動使其生成了 3 億條新聞,是世界上所有新聞媒體所生產新聞的總和。在國內,近些年也出現了大量的寫作和采訪機器人。如 2015 年新華社推出的“快筆小新”,當新聞事件一出現,其根據原本所編好的程序,將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嵌入,就能迅速成稿并發布。新聞采訪機器人,則可以幫助記者完成線上采訪,很大程度上突破了空間的限制。比如湖北廣電推出的采訪機器人“云朵”,就是全國首位參加兩會報道的機器人記者,可以實現獨立自動化的報道。采訪機器人“云朵”連續三年參加到兩會的采訪任務當中,并且出色地完成了采訪任務。通過人工智能應用使得新聞信息采集更加便利、高效,新聞發布也更加及時,大大提升了新聞生產效率。

        1.3 算法推薦保護了用戶的“個人主頁”算法推薦能將大量數據進行整理分析,來了解用戶的喜好,從而形成用戶自畫像,并據此向用戶推送信息。在現今信息過度泛濫的情況下,通過數據分析,可以實現新聞的精準分發,使用戶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信息。“‘今日頭條’通過后臺的算法技術能夠了解到在微博、QQ 等這類社交平臺上,用戶的社交行為、閱讀習慣、職業、年齡以及所處的位置,并據此進行大數據的分析和解讀,從而推薦新聞信息,因此很大程度上提升信息傳播效果。”[8] 因此,基于大數據的算法推薦為新聞產品的分發做出了巨大貢獻,并保護了用戶的“個人主頁”不受其他信息干擾和侵犯。

        1.4 “關鍵詞核查”凈化了新聞環境新媒體時代,言論自由成為一大特征。在各大新聞App 中,公眾對熱點事件發表自己的意見,標榜著言論自由的背后,也有一些用心不良的人暗中使舵,企圖通過自己的言論改變輿論導向;蚴窃诔霈F不同意見時,多數意見者企圖改變另一方的觀點,出現一些言語辱罵、人身攻擊等不文明現象。利用“關鍵詞核查”這一技術,可以刪除不文明言語,與此同時,相關的轉發、評論也將隨即消失。尤其在微博的大輿論場中,這一技術具有重要意義,是營造良好輿論環境的重要保證。

        1.5 人工智能保證了新聞的真實性新媒體時代,技術人員不斷完善人工智能技術在新聞報道領域的應用,并且將更加成熟的技術引入到信息采集、信息挖掘等環節。通過大數據庫,增加了信息的篩選,打擊了假新聞出現,從而保證了新聞的真實性。同時,人工智能具有記憶功能,可以對以往出現的假新聞進行分類儲存,之后遇到類似的假新聞時,人工智能技術能夠根據以往儲存的新聞,進行辨別,避免網絡謠言的出現。另外,人工智能通過對后臺的實時監測,看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偏差,有利于有針對性地解決好實際問題。比如《華盛頓郵報》在 2013 年推出了“真相講述者”(Truth-Teller),是一款通過將收集的新聞信息和數據庫進行對比,來判斷信息是否屬實的信息平臺,有效減少了假新聞事件的發生。

        2. 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的傳播隱患

        2.1 人工智能中的算法推薦降低了人類對社會公共事務的關注度算法推薦通過在用戶身上所獲取的點擊率、轉發率以及在某種信息上的停留時間來進行判定用戶對某種信息的喜愛程度,從而給用戶提供個性化的信息。短時間來看,的確可以滿足用戶的需求,可以大大提高用戶獲取信息的速度。但從長遠來看,算法推薦形成的“個人主頁”,很大可能性會給用戶帶來“信息繭房”,過度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降低了對社會公共事務的關注度,缺少對社會的責任感。同時會加強群體極化現象,使得媒體的輿論引導壓力越來越大。[9] 例如,微博熱搜榜上,由于公眾對明星的過度關注,在發生重大事件的時候,并不能夠沖在熱搜榜首位,相反的是一些明星的八卦花邊新聞排在了前面。這一方面反映出了公眾對重大事務的漠視;另一方面則折射出了在當前泛娛樂化時代,過度迎合受眾喜好,只會使媒體一味陷在負面效應之中。

        2.2 人工智能中的機器人寫作加重了新聞從業者的就業壓力人工智能的加快發展,給新聞工作者帶來了很大的便利,提高了工作效率,但也對新聞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新聞工作者需要具備傳統和現代的雙重素養和技能。既要具備良好的傳統新聞職業素養,也要緊跟時代,熟練掌握人工智能技術,才能夠真正展現出人類記者的獨有優勢。如在疫情報道中,新聞記者既要深入疫區進行采訪報道,還要全程自主拍攝 Vlog,從前期選取新聞點,到新聞稿的寫作,再到 Vlog 后期剪輯制作等環節都由記者一人完成。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所衍生出的寫稿機器人以及采訪機器人、AI 主播等,勢必會對一些新聞工作崗位產生強大沖擊,甚至有可能搶了新聞工作者的飯碗。因此,人工智能在新聞業的大量運用,會加重新聞從業人員的就業競爭壓力和職業焦慮感,從而降低對這份職業的忠誠度和責任心,對整個新聞傳播生態帶來隱患。

        2.3 人工智能中的人臉識別技術具有侵犯用戶隱私權和肖像權的風險2017 年 12 月, 名 為 DeepFakes 的 用 戶 在 Reddit 論壇上發布了一條假視頻,他將《神奇女俠》主角“加朵”的臉部嫁接到另一位女明星的身上,這種嫁接使得人們無法辨認,因此這一技術快速流傳開來。

        2019 年 7 月,俄羅斯研發的以 AI 神經肖像編輯技術為基礎的“笑臉軟件” (FaceApp)也引起了網民的關注,在這個應用中,用戶可以上傳自己的照片,選擇喜歡的圖片類型,并借助人工智能技術改變自己的年齡、容貌和性別。2019 年9 月,在國內興起的“ZAO”,僅僅需要一張正臉照,就可以任意生成表情包或者“出演”電影,但是其中包含著不平等的協議,協議中寫道:“在您上傳及發布內容之前,您同意或者確保實際權利人同意授予 ZAO 及其關聯公司以及 ZAO 用戶全球范圍內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力。”其中的“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等協議條款因嚴重侵犯到了用戶的肖像權和隱私權而引起廣泛熱議,甚至遭到抵制。人臉識別技術的實現依賴于龐大的數據庫,但目前數據管理還存在很大的問題,如何在使用過程中既能夠保證用戶的體驗,又能夠保護好用戶的隱私,還亟待探索和改進。

        2.4 人工智能中的機器人記者在信息采集和對話中缺乏人文關懷機器人記者能夠根據程序的設定,快速完成稿子寫作并發表出去,保證了新聞的時效性。但機器人記者與人類新聞記者相比最大的隱患是缺乏人文關懷。如在災難性報道中,機器人記者能瞬間生產出上萬條相關新聞信息,但這些新聞信息未必真能打動人心,激起人類的同情和共鳴,進而產生親臨現場或伸出援助之手的強烈渴望。原因就在于這只是新聞,只是冰冷的數字和畫面,新聞的溫度不夠、感召力不強,缺乏最起碼的人文關懷和責任意識,這也正是人工智能永遠都無法取代人類的關鍵所在。

        2.5 人工智能中存在的算法偏見

        拉大了人們之間的知識鴻溝算法偏見是“算法程序在信息生產與分發過程中失去客觀中立的立場,造成片面或者與客觀實際不符的信息、觀念的生產與傳播,影響公眾對信息的客觀全面認知。”[10] 美國傳播學者蒂奇納(P. Tichenor)在 1970 年提出了“知識溝”的假說,認為社會經濟地位高的人能比社會經濟地位低的人更快地獲取到信息,而隨著技術的發展,兩者間的差距將呈現擴大而并非縮小的趨勢。算法推薦則使人們長期生存在算法偏見之中,其以數量化為統一標準為用戶推薦信息資源,這一標準依賴于大量收集到的用戶的興趣愛好、地域環境等。例如經常關注明星八卦的用戶,人工智能通過算法推薦就會一直向其推送明星八卦類信息;喜歡看時事政治新聞的用戶,人工智能通過算法推薦就會一直向其推送時事政治類信息;喜歡旅游美食的用戶,人工智能通過算法推薦就會一直向其推送旅游美食類信息……長此以往,勢必會拉大用戶與用戶之間的差距,造成難以彌補的知識鴻溝與社會圈層,使強者更強,弱者更弱,有知者更有知,無知者更無知。

        2.6 人工智能帶來的“快餐式”信息

        影響了人們獨立思考和自主選擇的能力人工智能在給人類帶來極大便利的同時,也帶來了無法逆轉的危害。在人們流連于算法推薦所擬定好的“個人主頁”,沉浸于個性化信息的同時,也喪失了人最基本的思辨能力和自主選擇的權利與能力。在傳統媒體時代,人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去搜集想要得到的信息,搜集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自主選擇的過程;進入人工智能時代后,人們能看到的,僅僅只是大數據想讓其看到的,用戶不再具有自主選擇的權利。長此以往,必將導致人們思考能力的下降和判斷能力的喪失,而擁有算法推算能力的技術公司則會進一步控制人們的思想。在《美麗新世界》中,來到文明社會的野人對文明社會的元首說過這樣的話:“我不喜歡舒服。

        我想要詩歌,想要上帝,想要冒險,想要自由,想要慈悲,也想要罪孽。不僅僅是痛苦的權利,我還想要變得老丑無能的權利,患上梅毒癌癥的權利,食不果腹的權利,朝不保夕、恐懼不安的權利,患上傷寒的權利,還有被所有其他難以言盡的痛苦折磨的權利。”[11] 人有追求一切的權利,但在人工智能時代,人擁有什么樣的權利得由人工智能說了算,且人類甚至沒有機會選擇和拒絕。

        2.7 人工智能存在引發人類產生質疑和恐懼的風險在傳統媒體中,新聞價值包括了時新性、重要性、接近性、顯著性、趣味性,而“在網絡經濟中,唯一稀缺的資源,是人類的注意力。”[12]

        由此,算法推薦由科技公司引入到新聞生產分發領域之后,開始迎合大眾的興趣,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因其具有時效性、用戶參與程度高的特點,新聞的分發權部分已經由傳統媒體轉向了互聯網中的社交平臺或是自媒體組織,其背后的資本權力斗爭、傳播資源壟斷、內容營銷等都難以受到公眾的監督,因此掌握技術和算法數據的公司擁有了更多的主控權。過去是由傳統的公共媒體向人們輸送信息,傳遞價值觀,進行議程設置。而如今科技公司占據了主導地位,其資本背后所堅持的新聞價值和傳播偏向不免使人擔憂。[13]

        事實證明,隨著科技的進步,人工智能正在不斷打破人的思維所能達到的極限高速向前發展。不難設想,當一些智能機器人具備了人的感官能力、七情六欲,是否意味著未來人工智能會與人類共生存,甚至因其有超越人類的諸多表現而成為人類在某些領域的領導者?果真如此,人工智能是否會像人類一樣去遵守社會中的各項道德規范? [14] 又是否會善待人類?這些都是未知。這意味著在人工智能時代,人類會對自身的能力和作用感到質疑、對人工智能心生恐懼。如果任其發展而沒有相應的限制、約束和規范,是否有理由擔心有一天會走上“人已非人,機器亦非機器”的荒謬境界。

        3. 解決人工智能在新聞領域傳播隱患的對策

        3.1 實現“人機協同”

        首先,新聞從業人員與時俱進磨煉自己與人工智能相協同。社會變化急速,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也就是精神層面的一些需求。[15] 因此新聞工作者要不斷提高自身的業務水平、思想素質以及與機器人協同合作的新聞傳播能力。新聞工作者要順應時代和科技的發展,接受人工智能這一技術,并努力分享人工智能帶來的便利。如可利用寫稿編輯機器人,根據程序設定更快速地進行新聞報道。這樣既可以保證新聞的時效性,也可以緩解自身的工作壓力,同時還可以留出更多時間和精力深耕新聞內容,提高新聞報道質量和水平。其次,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和運用要建立在“全心全意為人類服務”這一宗旨和目標上。機器都是人造的,是否先進有用?不僅要體現在技術層面,更要體現在人文關懷層面。在此基礎上,才能實現“人機協同”,給用戶提供兼具時效性和深度感的新聞信息,以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

        3.2 建立“審查委員會”算法

        作為一種高科技手段,普通用戶很難去理解其中的設計原理、運行邏輯及推薦方式等,再加上有些屬于商業機密,算法規則的公開性與透明化顯然不夠。要想提升算法透明化,同時又不傷害企業的商業利益,可以建立一個“審查委員會”,成員主要由政府部門人員、專家學者、企業代表等共同構成,其中政府和學者代表用戶,企業代表著商業利益,能夠實現權力制衡,保障公平性。[16]

        在此基礎上,規范技術的使用標準和適用范圍,設定程序準入規則,簽署相關協議。同時,要充分考慮到技術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在技術實際運行過程中,一旦出現觸碰用戶利益或公共利益的事件,信息數據平臺應迅速做出反應,并采取一切辦法降低損失和傷害,避免侵權行為的發生。3.3 保護用戶隱私權我國《民法典》第 1032 條指出:“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刺探、侵擾、泄露、公開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權。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除《民法典》外,我國還制定了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來應對人工智能時代的信息安全問題。2021 年 8 月 17 日,我國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三審,草案進一步完善了個人信息處理規則,特別是對應用程序(App)過度收集個人信息、“大數據殺熟”等做出了有針對性地規范。

        同時,草案將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的個人信息作為敏感個人信息,并要求個人信息處理者對此制定專門的個人信息處理規則。2021 年 8 月 20 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并定于 2021 年 11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但要想從源頭上徹底解決個人信息隱私安全問題,還需加大侵權違法懲治力度,明確處罰的邊界和范圍,當侵權成本增加之后,侵權行為就會相對降低。同時,要通過相關宣傳提高公眾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意識,當個人信息和隱私權受到侵犯時,能主動舉報,實施監督,進而形成整個社會對人工智能技術的監管體系,以減少人工智能技術對隱私的侵犯。[17]

        結語

        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推動著新聞領域的變革,從新聞的采集、生產、分發到傳播都進行了重構。人工智能在給新聞領域帶來勃勃生機的同時,勢必也會帶來一定的隱患甚至嚴重的社會問題。由于人類對人工智能認識的局限,以及大眾對新鮮事物的盲目追求,缺乏理性思維和思辨能力,造成了傳播中的信息隱私泄露、后真相新聞、算法偏見等問題。[18] 因此,人工智能與新聞傳播的融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技術和法規逐漸完善的同時,大眾也應該不斷提高自身的媒介素養和法律意識,共同監督和創造出一個風清氣正的媒介環境。在未來,人類和人工智能的關系只會得到進一步的深化,科技的腳步永不會停止,人們一方面要積極適應,另一方面要努力使技術向善向好的方面發展,以更好地為人類服務。

        參考文獻:

        [1] 沈正斌 . 人工智能時代新聞業次生矛盾的生發、糾結與調適 [J]. 編輯之友,2018(7):37-43,68.

        [2] 麥肯錫 :中國人工智能的未來之路 [EB/OL].

        [3] 唐琪 . 智媒時代機器人寫作對傳媒發展的重構—以新華社“快筆小新”為例 [J]. 衛星電視與寬帶多媒體,2019(6):67-68.

        [4] 彭蘭 . 更好的新聞業,還是更壞的新聞業?——人工智能時代傳媒業的新挑戰 [J]. 中國出版,2017(24):3-8.

        [5] 李佳音 . 基于個性化推薦系統新聞客戶端的“信息繭房”效應研究 [D].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2017.

        [6] 鄧建國 . 機器人新聞:原理、風險和影響 [J]. 新聞記者,2016(9):10-17.

        選自期刊《新媒體研究

        作者信息:劉寶珍 王 琳(湖北大學,湖北 武漢 430000)

      日本真人作爱试看120秒免费

        <span id="djtl1"><nobr id="djtl1"></nobr></span>

        <address id="djtl1"></address>
        <em id="djtl1"><address id="djtl1"></address></em>
        <address id="djtl1"><nobr id="djtl1"><progress id="djtl1"></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tl1"></address>

          <address id="djtl1"><address id="djtl1"></address></address>